对盲人学生该如何差别性对待_教育信息网 - 教育信息交流平台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教育信息

对盲人学生该如何差别性对待

尊重残疾人合法权利并不难,难就难在无法突破歧视残疾人的陈腐观念。王宠能不能成为“郑荣权第二”,拷问的正是高校能否主动摈弃歧视,能否实行依法治教,是否有人文精神。

王宠是东北师大数学系2017级新生,也是该校招收的首位盲人学生。经历过高考“一个人的考场”,以高出一本线88分的成绩被录取后,王宠发现,自己的大学之路依然不平坦。8月17日,来校报到的第二天,王宠被告知,校方“出于安全考虑”,未给王宠分配宿舍,而是要求其在家长陪同下在校外租房。(8月22日《新京报》)

“出于安全考虑”,涉事高校拒绝为王宠提供宿舍。何也?怕王宠生活不便?怕王宠摔伤?而其实这种看起来美好的担忧,实质上是“精致的利己主义”的表演,正因为王宠有视力障碍,潜藏着安全风险,也潜藏着被舍友排斥的可能,高校才不愿意为这种风险担责,也不愿意自找麻烦。将盲人大学生“驱逐”出宿舍,高校确实省去了管理上的麻烦,但这种行为却生动地证实了:当初录取王宠时的那种“尊重残疾人合法权利”的慈悲情怀,只不过是遮人眼目或者借以自我标榜的把戏。

《残疾人保障法》第二十五条规定,普通教育机构对具有接受普通教育能力的残疾人实施教育,并为其学习提供便利和帮助。拒绝为盲人大学生提供宿舍,明显不是“提供便利和帮助”,而是甩包袱,是彻头彻尾的差别性对待。由于人与人之间自然属性的差异,造成了诸多形式上的不平等,也使得差别性对待不可避免。但是,差别性对待有合理和不合理之分,我们并不是绝对地排斥差别性对待,只不过是反对不合理的差别性对待。不合理的差别性对待就是歧视,这是与现代法治精神相悖的。依法保障残疾人教育权利,必须对残疾人实行合理的差别性对待。

2015年,浙江籍盲人考生郑荣权被温州大学录取,校方将其寝室安排在一楼,并靠近学区辅导员和宿管人员住处,方便照顾。学校还将其床铺改成下铺,课桌就摆在旁边。此外,学校餐厅专门开辟出爱心餐位,供郑荣权就餐。这是目前尊重残疾大学生,实行合理的差别性对待的最生动的事例。它也证实了,尊重残疾人合法权利并不难,难就难在无法突破歧视残疾人的陈腐观念。王宠能不能成为“郑荣权第二”,拷问的正是高校能否主动摈弃歧视,能否实行依法治教,是否有人文精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