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别“铁饭碗”下海开公司 创业是我要的人生_教育信息网 - 教育信息交流平台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出国留学

告别“铁饭碗”下海开公司 创业是我要的人生

  刚毕业不久的蒋公宝从工作单位辞职加入创业大军时,身上所有资产,是准丈母娘支援的4万块钱。

  “3万块必须当注册资本存银行,启动资金就是1万块。”那年是2013年,他25岁。

  大周末的,蒋公宝照旧在办公室加班。

  办公室相当凌乱,堆满各种校园活动相关的物料,易拉宝、笔记本、旗帜,甚至还有舞台道具……

  “其实,我开的这家公司,挺老土的,没什么技术含量,就是承接企业在校园内的各种文化推广活动。”蒋公宝说。

  蒋公宝是个实诚人,有什么说什么,看不出名片上所标的上海胧爱校园传媒创始人的派头。

  “我是来自山东沂蒙山区的孩子,父母当初对我放弃事业单位编制这事很生气,坚决反对我创业。”蒋公宝介绍,不过,就是这家并不那么高大上的公司,一直在默默挣钱,挺实惠的,公司第一年营业额200多万元,到去年已做到了4200多万元营业额,盈利也一直在增加。“养活我们团队116人没有问题。我们团队99%都是这两三年毕业的90后大学生,每个月工资发80多万元。”

  聊起创业的动机,蒋公宝实话实说:“我当时接触了很多创业培训项目,特别有创业的冲动,一直在想,我想要的人生究竟是什么样子呢?我就觉得,走创业这条路才有前途。”

  在校园里,蒋公宝一度是知名人物,曾担任上海理工大学学生会主席,也曾组建小有名气的志高公益社团。利用自己长期从事公益活动的组织经验,以及自己对校园的熟悉程度,蒋公宝注册了“胧爱”,从几十块一张的海报设计印刷做起,然后慢慢开始承接各种企业的校园活动落地。

  “那些企业要进校园办推广活动,都是要找广告公司的,一层层转包下来就到了我们。最开始,我们接的都是七八手单,利润真的很薄。”蒋公宝感慨,“我真的是‘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’的受益者。没有鼓励创业的大背景,我的创业只有更艰难。”

  蒋公宝说,自己创业前,已算是尽可能了解了很多创业知识,结果真开了公司,发现自己还很嫩,“那些税收、财务知识,都不明白。”于是,他参加了政府部门组织的创业训练营,重新再学一遍创业相关的基础知识,“收获真的太大了,几乎是手把手地教。还认识了创业导师,有不明白的可以向老师们请教。”

  没有场地办公,导师指点,找到了创业基地里的优惠办公场所;没有办法开发票,导师指点,重新注册了一般纳税人公司……最头痛的是资金问题。“真的很焦虑啊,我们一点外部资源都没有,大家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,家里也都没有什么钱可以支持的。看着业务一单单来,就是没有办法把公司做大,找不到出路的感觉。”蒋公宝回忆创业之初的痛苦。

  还是获益于政府相关部门的支持,蒋公宝申请了政府资金支持,交上了详细材料,在公司最艰难的2014年,获得了政府创业资金提供的30万元无息贷款,三年还清。“真的是雪中送炭,每个月还8000元,还是无息贷款。没有这笔资金,公司根本撑不到后面的种子轮融资。”蒋公宝说。

  在业务上,胧爱有自己的优势。“在校园里办推广活动,我们做得很好,几乎没有离开过校园,最知道同学要什么。而且我们很拼。”蒋公宝经常一个月跑40多趟学校,硬生生从最开始的七八手业务单做起,做到今天,中国电信、可口可乐、阿里巴巴等都成了公司的客户,业务扩展全国,现在只有西藏和青海还没有去做过校园活动。“我们自己都不敢想象,我们每年营业额都是在成倍递增。我们今年可以做到1个亿的营业额。”蒋公宝说。

  就这样,品牌校园推广,一个低端、人力密集型,甚至都称不上一个行业的领域,成就了一个90后创业团队。

  最有成就感,也是压力最大的时刻,还数寒暑假,公司100多号人都从天南海北回来在办公室里待着,“看着黑压压一片脑袋,真的感觉压力很大。”不过,蒋公宝始终跟自己的创业导师,在上海市就业促进中心工作的柳涅倞保持着密切联系,“跟导师聊,找安慰。导师见证了很多创业公司的起起落落,在很多方面都能给我很多的指导。”